上海时时乐

偶遇老班长
发布时间: 2019-11-21 作者:黄吉沛 来源:三供一业办公室

一天上街,看到对面来了一个老头,很像我在打掘进时的老班长。当我看到他的时候,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:“你是先得全班长吗?”他惊了一下:“你是,小……小黄”我俩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,立即问起了三十多年来的情况,似乎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几十年的话说完。

摆谈中,我才知道,他是1966年的轮换工,来到矿山就一直在掘进7队打掘进,直到2001年退休,工资有3000多元,已经73岁了,孩子自谋职业,孙子20多岁,而今买菜、煮饭、走步健身,也算颐养天年。

这次偶遇,打开了我记忆的闸门,使我回想起了在打掘进时的那段岁月。我于1981年顶替父亲来到白皎煤矿时,就被分配到掘进7队2班,也就是先得全班长那个班,人们都亲切地称呼他“先班长”。新工人一般都有半年试用期,半年内上班不计分,半年转正后就得评工计分。记得一次在井下拉钢丝绳时,我光着手拖,手上糊满了机油,他立即递给我一双布手套并说:“小黄,劳保是发来用的,拉绳子要戴在手上,这样不会沾满机油,出井后好洗,主要是不会被黄辣丁伤手。”后来,上班时我就经常向他请教井下技术,甚至把他当成了我的师傅。他见我肯干好学,也不厌其烦地教我,还谦虚的说:“井下工作没学头,三天就是老工人,无非是打眼放炮推车上道砍盘架料。”其实,并不是他说的那样,井下工作也是学不完、干不完的。在后来的工作中,他教我开绞车、打眼、放炮、发碹、架料、搭盘等技术。在较短的时间内我都学会了,成为了一名老工人。转正后,他说我高中生有文化,提名我当副班长,成为了他的助手。

那时候当班长或副班长是很幸苦的,所谓“兵头将尾”,干什么活都得冲在前头,既要安排工作又要带头去干。一次,我在碛头背顶架料,顶板发生了冒落,把我埋进了煤矸石里,恍惚中我听到他在吼:“妈的,咋个干的嘛……,你们几个快点来掏人,懒得烧蛇吃,真是绞车都拉不进来,凤都吹得出去……妈的,搞快点……”一会,工友们把我掏了出来,身上划伤,并无大碍,只是被吓晕了。他背着我就往外走,殷红的血滴了一路,原来是在抢救我时用手挖刨,被划了一道很深的口子。我很感动,记忆犹新。

还有一次,我急着下班,爬上了溜子,正当我得意的时候,只听到“嘭”的一声,我的头部撞在了横梁之上,被高速运转的溜子惯性力摔在了帮上。迷糊中,我看到先班长把我抱起往外跑。一会,我完全清醒了过来。他着急地问:“小黄,有问题没有?伤着哪点了?”我答:“没事”。这时,他火冒三丈:“你这小子,还是班干部,为啥要违章赶溜子,是赶时间重要还是生命重要,把你拉到楼眼里去咋办?以前就出过这种事,今天,必须对你罚款100元,今后任何人都不准赶溜子”。后来,我看被撞的安全帽,挂矿灯之处已经被撞歪击扁了,要不是安全帽保护头部,后果不堪设想。再往前看有十多米远就是溜煤眼,如果我被撞落在快速运转的溜子里……我不敢假设往下想。尽管后来老班长不断给我解释罚款的原因,但其实我早就谅解他了。从此后,我不在违章,也要求其他班员不违章。我调离井下交东西时,看到被撞歪击扁的安全帽,都默默地感谢与祈祷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已到了娶妻生子的年轮,有好心人介绍了几个女朋友,都没有谈成。老班长安慰我道:“小黄,不着急,你还年轻,天涯何处无芳草,有了梧桐树,不愁凤凰来,天下好女孩多得是”。也许是缘分到了,有一年,别人又给我介绍了一个,双方都愿意,就是女方家人反对,老班长又对我说:“不怕,只要双方愿意,不怕她们家人反对,今后过日子是你们两个人的事”。后来我们结婚了。办喜事那天,老班长给我挑聘礼接亲,被喝得酩酊大醉,大家都笑他:“别人结婚你高兴,关你逑事”他也笑着回答:“这是我们班娶媳妇,为啥不高兴呢”。

由于班里的工作成绩突出,经常被队、矿、局表彰。后来选拔干部,我与他都被提升为跟班队干,再后来,我又被提拔为副队长,职务比他高一丁点。但在工作中,都相互支持、理解,干得比较愉快与顺畅。

我在掘进7队一干就是将近6年,工作之余,喜欢看书写文章、练书法。有一次,我的文章被《四川工人报》刊登,得到了8元钱稿费,请我们原班的人搓了一顿,老班长醉醺醺的对我说:“小黄,恐怕我们7队的塘子小了,留不住你哟”。我回答:“老班长,别开玩笑,我永远都是你的兵,你永远都是我的老班长”。不过,的确被他言中,后来矿纪委要调我去当秘书,我去问老班长:“我可以去吗?我觉得打掘进挺好的,主要是要降我两级工资”。他兴奋地回答:“去,啷个不去呢!你这么年轻,前途远大得很”。于是,我于86年告别了我的掘进7队,告别了我的工友们,告别了我的老班长。

离开井下后,各忙各的工作,我又频繁的调动,几乎没有什么联系,没想到今日又得相见。时过境迁,他已超越古稀,我是接近甲子,一恍惚就是30多年。

我与老班长不断的握手、问候、摆谈,最后留下了联系方式,相互依依惜别。我衷心的祝愿老班长健康、幸福、长寿!您永远都是我的老班长!

下一篇: 小麦秆,大世界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