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时时乐

小麦秆,大世界
发布时间: 2019-11-08 作者:曾元飞

一根麦秆,在山间乡野,就是一抹燃尽后的草灰。可在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、珙县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白高永眼里,一根麦秆,或许就能成就一朵腊梅,一只雄鹰。腊梅高洁,雄鹰高远。同样一根麦秆,因为有了梦想,而绽放生命的华彩。 

当年,“创业”一词,对于白高永来说既是纠结又是惊喜,因为这一年他在宜宾的煤炭生意做得正风生水起,要他放下煤炭生意,从头起步,让他纠结不已。也正是这一年,他与金色的麦秆结下了情缘,开启了崭新的事业,大大地给了他一个惊喜。

当时,看到社区下岗职工越来越多,大多数就业困难,生活基本无着落,处于贫困线上;看到担任社区主任的妻子忙前忙后,四处奔波为下岗工人找就业岗位,但收效甚微,急得团团转,人都瘦了一圈。白高永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也痛在心里。“在洛表,有老人用麦秆做画,可漂亮了。”有朋友告诉白高永。这偶然的一句话,仿若打破困惑的一抹亮光,触动了白高永的灵感,便像磁石般吸引着他。在科技越来越发达,本真的东西越来越稀少的当下,回归农耕、回归传统,让平凡的麦秆绘就璀璨的画面,这条路应该值得去试一试。

这个想法一萌生,白高永立即翻山越岭赶到洛表乡下,走家串户四处寻访麦秆画的老艺人,虚心请教,多方求证。他风雨无阻深入现场学习,亲手操作,摸索,有时吃住都同老艺人们在一起。回到家后,白高永辗转难眠,夜不能寐,对麦秆画有了更深层次地认识和理解。小麦,因其象征财富和丰收,历来被看作祈福迎祥之草,麦秆画制作已流传千年。但仅限口口相传,缺乏记载,如今已面临失传。这时候白高永搞麦秆画的初衷,已经不仅仅是解决几十号下岗职工的就业了,他有义务和责任要把濒临失传的麦秆画拯救出来,传承下去。这可是中国传统文化啊,是中国农耕文化的活化石,是老祖先留给我们子子孙孙的宝贝啊。他感到肩上的担子开始沉重起来了。

说干就干,但问题来了。白高永提出集资建厂,却遭遇了缄默,所有人皆不表态。毕竟这是谁也没做过的事儿,谁也心里没底,他理解大家的顾虑。他二话没说,回到家里拿出做煤炭生意攒下的钱。资金不够,他厚着脸向亲朋好友东挪西借。没有场地,他将社区闲置的空房子打扫干净,用木工板搭起了工作台;没有工人,二三十个下岗人员欣喜地走来了,找到了工作;没有技术,他请来国画和书法老师和麦秆画老艺人,为工人们普及艺术基本知识和麦秆画工艺基础培训,珙县慧多手工艺品加工厂终于建起来了。白高永和妻子同大家一道,没日没夜地对工艺流程进行潜心研究,不断揣摩,经过实验再实验之后,在做了一大堆废品之后,2007年,第一件作品终于出炉了,但画面单调、做工粗糙,完全达不到要求;2008年白高永一算账:三年来,自己非但一分钱没赚到,反而亏了30多万元。但白高永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,如今走在这条路上的,已经不只他一个人的事了。他心里十分明白,此时如果放弃,放弃的不仅是二三十个下岗工人家庭幸福生活的未来,更是自己对传统麦秆画的拯救传承的责任和梦想。

老式麦秆画制作,从选材浸泡、高温煮沸、熨烫火候掌控、消毒炭化处理、粘贴上板装裱等工艺有三十多道,如何传承革新完善这些操作复杂的工艺?形成自己独特的麦秆画制作工艺,创作出既有传统特色,又有时代气息的精美麦秆画。经过反复思考,深思熟虑后,白高永和妻子决定自费到外地观摩学习,取经索宝。这一次外出学习,夫妻俩大开眼见,回来后,又埋头反复实验,悉心总结和实践,经历了数不清的失败之后,经历了数不清的汗水和泪水交织的日日夜夜后,白高永和妻子终于探索出一条麦秆画全手工制作工艺流程。 

全新的麦秆画全手工制作工艺流程,融合了版画、浮雕、国画、剪纸、皮画等制作技艺,而且制作的每幅画都是独一无二的。 2009年白永高主创的麦秆画作品“僰人的传说”获中国工艺美术界最高奖“山花奖”入围奖。几幅新作《展翅》仙鹤欲飞,栩栩如生;《百子图》百子百态,横生妙趣;《傲雪迎春图》繁花古朴,意境悠远。 白高永个人也荣获了旅游局主办“旅游产品设计大赛”创新人物奖、宜宾市社会保障和就业局十大就业创新人、珙县精英人才奖等荣誉。

如今白高永的麦秆画已销往上海、广东、北京、昆明等国内城市,也通过第三方出口,远销美国、泰国等世界各地。白高永却目光深邃地说:“我们仍然在尝试的路上,农耕文化要传承下去,还要拥抱市场,在产品工艺上不能一层不变。要敢于创新,要站得更高、看得更远来正视地方文化元素,千万不能限制自己的视野。这样才更有生命力,才能把民族的文化发扬光大,走向世界”。

我们有理由相信,白永高奔跑在梦想的大道上,每一串脚印都必定是坚实而快乐的。

下一篇: 摄影:抗震小甜甜

关闭